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魔尊重生后只想咸鱼 > 第430章 你到底是谁?

第430章 你到底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飞速中文. 中文域名一键直达

怀玉自升了上仙后,有三花聚顶护体,早已不惧寒泉症,可是如今,她法体只是一朵娇弱的仙桂花,寒泉症不但复犯,还深噬入侵到魂魄之上,将她的魂灵之力胶结凝滞。

怀玉的身子缓缓沉入泉底。

忽然间,四周冰冷的泉水被一股罡气流分割开来,怀玉的身子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吸出水面,落入一个宽厚温暖的环抱中。

魂魄深处的剧痛折磨着怀玉,她的四肢僵直,身体表面笼罩一层淡淡的冰雾,那是寒毒入魂的症状表现。

怀玉半清醒半迷糊下,眼前的紫色身影,依次在自己几处灵穴打入数道真气。

她顿时感觉魂魄被导入一股暖暖的气流,这股暖流在魂魄之上流转往复,融化了胶结凝滞的魂灵,魂灵之力渐渐复苏。

不多时,怀玉惨白的脸色终于泛上一抹红润,她抬眸深深的望了一眼面前的紫微帝君,晶莹的眸子里掠过一道明亮无比的光芒。

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并不是感谢,而是一句急切的催问。

“你到底是谁?”

紫微帝君的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里闪动着琉璃般的光芒。

“吾乃紫微帝君......”

“你不是!”怀玉颇为激动的打断他,“你刚才先后在我的灵台、气海、涵中三处灵穴导入真气,再催动体内逆行真气。这个治疗寒泉症的法子,是当年中州旭光湖中的老王八精川石甲亲口所传,川石甲曾说过,上天下地,只有它知道这个法子,而他只告诉给我和洞渊。你能知晓这个法子,只有一种可能——你就是洞渊!”

紫微帝君眉色平淡,看不出情绪起伏,待怀玉说完,凉声道:“你想多了,我不过有洞渊的几分模糊记忆而已。”

怀玉哪肯相信,上前几步,挨近帝君的面庞,“洞渊,你为什么不认我,我是怀玉啊!你有什么苦衷?你告诉我......我找的你这么辛苦.....”

帝君眉头微皱,正欲说什么,却被两片温热的唇瓣堵住。

怀玉伸出手环住帝君的腰,忘情的吻着心中挚爱思念的人。

帝君脸上不知是冷漠还是惊愕的表情,却没有反抗,任由那片莹润香甜的唇紧紧压迫自己的,他深邃的眼眸里极快的掠过一丝光亮,却顷刻间消逝不见。

下一秒,怀玉的身子被猛地推开,后退数步才站稳。

帝君语气压抑而隐忍,“秦怀玉,你自重一些!”

怀玉的瞳孔一阵猛缩,一时之间,委屈、疑惑、失望、愤慨等等复杂的神情齐齐涌上眼底。

她缓缓垂下头,半晌,再扬起头时,眸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淡定自如。

她低声道:“帝君恕罪,是我唐突了。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我要顷刻入凤神冢取开天珠。帝君...自便。”

她说完抽身向凤神冢飞去。

紫微眸色暗了暗,闪身跟了上去。

怀玉再次回到凤神冢外,仰首望了眼半空中悬浮的符镜,冰鲲的封印还算牢固。

帝君的身影落在她身侧,似乎想与她一起入神冢。

怀玉没有理会他,率先迈入了巨大凤凰石雕下的半圆形白玉拱门。

眼前是一条宽二丈多、深不知几许的墓道,四周的墓璧俱是白色璧石砌成,上面镶嵌了许多水晶珠,发出淡淡的荧光,将墓道照映的清晰明亮。

怀玉余光瞄到帝君也随入了神冢,她如今对帝君疑惑重重,可对方却淡漠疏离,距她于千里之外。

几番挫败,怀玉已经失去在帝君身上寻找答案的耐心,既然开天珠能够逆转乾坤、起死回生,她便借助珠子的力量重塑洞渊,现在,又何须再纠结别人身上有洞渊的印记这种事!

至于她身后那位,愿意跟着就跟着吧。

怀玉腾起术法,顺着墓道向前飞去,帝君在她身后不远,一路跟随。

二人飞到墓道的尽头,眼前豁然开朗,到了一处宽敞开阔的墓室。

这间墓室呈八角形,其中东南、西南、西北三个方向分别有三具墨玉寒棺悬浮在半空之中。寒棺后的墙壁上各绘有一副彩色璧画。

怀玉先来到东南角寒棺下,发现它后面壁画内描绘的是一只威武不凡的红色凤凰,头顶凤首麟羽竟是七彩颜色的,他带领着无数凤族人,与天界相聚饮宴的盛况。

画面内,天界众仙对红凤凰很是礼敬,纷纷向他敬酒,整个宴会一派祥和喜庆之相。

怀玉想了想,这头顶七彩麟羽的红凤凰应该是赫赫有名的第二代凤族族长凤七,这景象似乎是凤族与天界会盟时景象,看来这墨玉寒棺内,应是凤七的法体。

凤七是接任凤神做的凤族首领,这位族长在十几万前是三界赫赫有名的一位人物,凤族也是在他的领导下,与天界结盟的。

怀玉儿时便听父亲讲过他的传说,此时见到他的灵位棺椁,怀玉面色礼敬的向凤七的棺椁施了一礼。

怀玉接着来到东北方向的那具墨玉悬棺下,这后面的壁画的主角是一对凤凰,高居梧桐之上,无数凤凰在下面对他们参拜叩首。

怀玉没有认出那对凤凰的身份,只看那对凤凰的形态和举止,似乎是一对夫妻。

怀玉猜想,这两只凤凰之一应该是凤七族长的继任族长。她也向这具墨玉寒棺行了个礼。

紫微帝君默默地跟在她身后,眸色幽深的望着怀玉的一举一动。

怀玉来到西北角最后一具墨玉寒棺下,这后面的璧画风格与前两幅大相径庭,竟是一幅惨烈的战场。

无数魔人与天界众仙激烈的对战,双方死伤惨重。而画面最为突出的中央,是一只神情决绝的白羽凤凰挡在一位紫衣神仙前面,被一团黑色混沌化作的利剑穿胸而过的景象。

怀玉大惊,紫衣神仙的面容如此熟悉,这是......

她的脑海快速转动,想到了什么,不自觉望向身后的帝君。

帝君凝视着壁画中被一剑穿胸的白羽凤凰,眼底尽是哀伤之色。

怀玉立即确定了心中的猜测,沉声道:“这便是凤卿吗?”

帝君回眸望着她,缓缓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怀玉心中涌上一抹淡淡的悲伤,眸光扫过墨玉寒棺,忽然停滞了下。

她指着寒棺的棺盖接口处,“有人开过此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