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回到南明当王爷 >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李自成的抉择

第三百一十八章 李自成的抉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神策军的军部设置在南阳,大量清军精锐入豫,也让冯双礼警觉了起来。

综合当地情报司送来的消息后,冯双礼最终还是做出在豫南地区坚壁清野的决定。

河南地区大部为清军所占据,明朝方面所占据的仅仅只有南阳和汝宁二府。

这个决定一出,南阳和汝宁各地的地方官是反对的。

这些地方官有出自传统官僚系统的地方官,也有出自吏学堂系统的官员。

得益于朝廷的政策和他们辛勤的工作,以及豫南民众的努力,南阳和汝宁的重建工作已经初见成效,没有人忍心将自己辛辛苦苦建设出来的成果亲手毁掉。

不仅是地方官吏,就连民众也对坚壁清野的政策非常抵触。

这让冯双礼的工作非常难做,南阳、汝宁二府都是前线之地,一旦和清军交锋,此二府首当其冲。要是不做好坚壁清野工作,辖区内的资源很可能为清军所用。

哪怕是多留一根木头,都会被清军制造城攻城器械,对新军将士造成生命危险。

“堵巡抚,豫南和湖广两地,我管军,你管民,但说到底咱们都是在替闽王,替朝廷办事,眼下清军骤至,我军在豫南和湖广之兵力不足,若不做好坚壁清野工作,后果将不堪设想。”冯双礼向堵胤锡诉苦道,“军部的坚壁清野令三日前便已下达至南阳、汝宁各县,响应的县还是寥寥无几,此事还需堵巡抚出面。”

“南阳、汝宁两府的百姓多年饱受战乱之苦,眼下好不容易才有个安身之所,骤然让他们拆了自己的安身之所,难免会有抵触情绪。”匆匆从武昌敢来的堵胤锡也觉得这件事情非常棘手。

小民不舍得亲手拆掉自己的家园,那些地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那就是各地的重建工作和他们的政绩挂钩,关乎到他们的前程。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完成坚壁清野的工作,其难度可想而知。

不比兖州府,由于清军常年在兖州府地区和禁卫军进行拉锯战,朝廷对当地的百姓也有补贴,兖州府的百姓早就对坚壁清野之事习以为常了。

只是南阳的汝宁二府,自从清军败走之后,双方在这两个地方就没有再爆发过什么冲突,此前也没有坚壁清野的先例。

“坚壁清野之事,劳烦堵巡抚了。要是堵巡抚做不好此二府坚壁清野的工作,冯某就只能让新军的弟兄动手了。”冯双礼的态度十分强硬,没有战事的时候他可以配合堵胤锡做好豫南和湖广地区的重建恢复工作,一旦有战事,一切则以军务为先。

“冯将军哪里的话,坚壁清野之事情,本抚自当尽力而为。只是冯将军是否有把握将战场控制在南阳和汝宁二府,让湖广免受战火波及。”

堵胤锡也顾不上喝桌案上的茶水,追追不安地揉着袖口说道。

豫南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战场,他现在只希望湖广地区能不被战火波及。要是能将战场控制在豫南二府,对于这个结果堵胤锡也不是不能接受。

毕竟这样也能保住湖广,对于个人,乃至朝廷而言都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庆幸的是,清军这次是冬天南下,秋天的粮食他们也完成了收割入库。来年清军退走之后,他们至少不会缺粮,豫南两府的重建工作也不会像之前那么困难。

“战事变幻无常,本军也不敢向堵巡抚打包票,要是本军手里有五标人马并三营的骑兵,本军还是非常有信心将清军迟滞在南阳和汝宁境内。”冯双礼说道,“只是目下两标神策军并金标统的三营骑兵都调到了兖州,本军手里能指挥的兵马只剩下了三标,能不能守住豫南本军心里都无定数。”

冯双礼也不敢托大,他现在麾下的三标兵马现在不仅要应对多铎和阿济格部清军的威胁,还要面对来自山东的清军援军。

可以说,现在在豫南地区,他冯双礼的兵力较之于清军处于绝对的劣势。朝廷能不能向豫南和湖广地区增派援军,他心里也没有数。

“诶......”

听了冯双礼的话,堵胤锡忍不住发出一声嗟叹。

“堵巡抚放心,我军虽兵力不足,但双礼在此起誓,神策军的三标将士誓与南阳和汝宁二府共存亡!”冯双礼起身说道。

“既是如此,南阳和汝宁二府的坚壁清野事宜,本抚亲自走一遭。”堵胤锡起身朝冯双礼拱手道。

襄京,也就是襄阳城。

大顺政权内部此时也多多少少听到了清军进军豫南的风声。

多铎和阿济格也给李自成来信,表示愿与李自成一起伐明,成事之后共分大明的半壁江山。早朝之时,李自成将多铎和阿济格的来信遍示诸将。

看完多铎和阿济格的来信之后,大顺政权文官官员们态度不一,议论纷纷。

“陛下,此次清军南下,正是我大顺破局的最佳时机!”宋献策最先跳出来说道,“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我大顺尚有二十余万精锐,这是陛下手里最大的筹码。”

“哦?愿闻其详。”李自成睁大了眼睛示意宋献策继续说下去。

“明清双方已成胶着之势,能改变明清双方态势的只有我大顺,陛下若助清则清强,陛下若助明则明强。”宋献策说道,“南明封陛下为顺王,陛下可记得昔日此辱?如今正是陛下把仇雪恨之良机!”

当初明朝封李自成为顺王,这件事情是大顺政权的耻辱。李自成当初好歹也是打下过京师城,坐过京师城紫禁城龙椅的人。接受弘光朝封王,无疑是自将身段,矮了弘光朝一头。

只是彼时南明军力正盛,李自成有多得南明弘光朝襄助才得以在荆襄立足。李自成权衡之下,最终还是以顾全抗清民族统一战线为名,作为遮羞布接受了弘光朝的封号。

被宋献策这么一说,李自成也有点蠢蠢欲动,清军将兵锋指向明朝。多铎和阿济格又来信表示愿意合作,局面似乎又朝大顺有利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无稽之谈,据臣所知,明军方在鲁桥镇全歼了两甲喇镶黄旗的满洲八旗兵,就连满清的肃亲王豪格都被明军生擒,何来明清双方的战局已成胶着之势之说?这分明还是明强清弱!”

顾君恩并不赞同宋献策的观点,真要是双方势均力敌。为什么偏偏只有清方这么着急来信,而明方那边到现在都没有音信。

顾君恩有到明方那边拜访过明朝的官员,豫南和湖广两地勃勃生机的重建景象让顾君恩印象深刻。

如今的大明和崇祯年间的那个大明虽然只隔了短短数年,但就像是两个不同的王朝。

就连大顺在荆襄两地的建设工作都难望其项背。战场上拼的不仅是双方的军事实力,更是双方军事力量背后的国力。

以国力论,大明朝虽然和满清各自占有南北的半壁江山,但明朝所拥之地,要比清军所占领的地区要强上太多。

豫南和湖广两地的重建工作尚且做的这么好,更不用说为弘光朝输送了大量赋税的南直隶以及沿海诸省。这些地方可没有被战火蹂躏过,可都还是繁华之地。

“顾君恩,你这分明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是我大顺翻身的天赐良机,岂能错过!”宋献策驳斥顾君恩道,“你为何处处替明朝说话?莫不是收受了弘光朝的好处,还是说你是明朝情报司的人?”

“顾某对陛下,对大顺的忠心天日可鉴!”顾君恩抬手起誓道。

他没有接受明朝方面一分一毫的好处,更不是南明情报司的人,他只是站在自己以及大顺的立场上就事论事。

“宋献策,你难道忘了清军入关之时如何对我大顺赶尽杀绝的?清军狼子野心,欲奴役我华夏万民,顺若助清,你我,乃至是圣上,都将成为我华夏的千古罪人!”

龙椅上的李自成依旧是一言不发,李自成的内心也是非常矛盾的。

一来他不想一直都屈居明朝之下,二来他也不想成为顾君恩口中的华夏千古罪人。

一时之间,李自成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诸位将军以为如何?”

见文官们争执不下,李自成遂而询问武官们的意见。

大顺五营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恢复,虽然战力还是没恢复到全盛时期的标准,但也恢复到了当初从西安败退时的水准之上。

“依臣之见,靠人不如靠己,我大顺虽处于抗清民族统一战线之中,但和大明是合作的关系,从来不是从属的关系。”

李过站出来说道。

“顾先生所言有理,眼下明军兵强马壮,我大顺不宜和明军在正面爆发冲突,和明军爆发冲突对我大顺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李过也不主张和明军爆发冲突,李过虽然此前没有和明朝新军交过手,但也从刘芳亮等人的口中以及明清双方的战例中,对明朝新军的战斗力知晓一二。

明朝新军对清军的战绩实在太好看了,好看到让人不寒而栗。

大顺五营虽然经过恢复之后不弱,但李过并不认为大顺五营和明朝新军有一争高下的实力。

“诚如宋先生所言,这次是难得的破局之机,我大顺未必只有助清伐明一途。”刘芳亮也不赞成和明军爆发冲突。

虽说现在明军在湖广和豫南兵力空虚,大顺军要是趁此机会和清军合作偷袭夺得此二地,有很大机会能够得手。

但是得手之后呢?如何应对明军的反扑,野战的话明朝新军可是连满洲八旗兵都能胜之,更不用说他们大顺军了。

死守的话,明朝新军铳炮之强,他刘芳亮可也是亲身领教过的。

再者,他们大顺现在和明朝同处于抗清民族统一战线之中。现在背后突然捅明朝一刀,也会将大顺置于舆论的低地,成为全天下人众矢之的。

届时明朝在缓过劲来后,以此为借口,出兵伐顺,大顺又该如何应对?

说到底,刘芳亮还是对满清没有信心,并不看好和清方的合作。

当然,他身体里留着的华夏血液,也让他排斥和通古斯野人的合作。

“不若趁此机会攻陕或入川,还可得明朝襄助。”

反正都是抢地盘,抢明朝的地盘不如抢清朝的地盘来的要名正言顺,还能够得到明朝方面的帮助。这是刘芳亮的看法。

大顺军现在也正在朝火器化方面发展,虽然也能自产火铳和小口径的火炮。但在质量上还是不能够和明军精良的火器相提并论。

刘芳亮希望能借此机会向明朝方面索要,甚至直接花钱多购置一些火器向陕西或者四川进军。

至于清朝的火器,虽然质量也不差,但还是不如明朝的火器要和。而且清朝的各绿营也缺乏火器,不可能将质量比较好的火器兜售给他们。

刘芳亮和李过的提议倒是不错,从清军手里抢地盘,从道义上来说,无论是对李自成本人还是对全天下人而言,也都更容易接受。

同样也能够破局,突破荆襄一隅之地对大顺政权的限制。

“明朝对湘西的控制亦是十分薄弱,不若借道湘西,入贵州攻打云贵的孙可望?”

刘宗敏突然提出打孙可望这个软柿子,让李自成为之愕然。

刘宗敏也有刘宗敏的考量,刘宗敏冲锋陷阵这么多年,胜负重伤,他现在已经厌倦了战争。

与其在荆襄这块四战之地,在明清双方这两个盘然大物中夹缝生存,不如直接拿下云贵这块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也能图个清净。这是刘宗敏的看法。

取云贵这块飞地的想法显然是最不靠谱的,李自成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多树立一个敌人给自己添堵。

再者,要是进入了云贵,想要再翻身可比在荆襄之地还难,就等于放弃了逐鹿中原的机会。

李自成从龙椅上起身,绕殿而走。

走了几圈之后,李自成心里有了主意,他拿起书信,让人将这封书信直接送到朱琳泽手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