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褚起 > 一百零二 浴血阙客山(二)

一百零二 浴血阙客山(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入夜的阙客山,没有恢复往日的宁静。

大片火把,惊得山中飞禽四散,走兽奔逃,甚至连冬眠的黑熊,都从温暖的土窝子中拱出,加入了逃命的兽群。

造成这一切的,是一群来自万古里荒原的蛮人。

入夜之前,上万名东夷蛮兵,进入阙客山中搜山。

其中,甚至有至少上千名精锐狼骑。

东夷蛮兵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动静,不止是因为白天的那场大火,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一名狼骑百夫长,失踪了。

若只是一名普通的狼骑百夫长,自然不可能会引得东夷大军有这般大的动作。

这名失踪的狼骑百夫长,身份并不简单。

他是直属天可汗的狼骑亲卫,是金帐王庭权贵海默家族的长子,是王庭公主乌兰其其格的儿子,是天可汗腾格尔立格的亲外甥。

他叫,乌兰巴尔思!

是的,就是中了谷令君圈套,脱下狼骑铠甲想要与谷令君公平决斗,却被尖哨乱箭射成了刺猬的,那名脑子不太灵光的东夷修行者。

蛮兵大规模搜山,直接导致了,许多藏匿于山中躲避战乱的褚地难民,成为了蛮人的战利品。

也亏得徐广带人走的早,正好与蛮兵搜山的大部队擦肩而过,否则他那些人,怕是也凶多吉少。

谷令君哪里知道,他捅了一个巨大的马蜂窝。

此时的谷令君,还在山洞中,吃着烤肉喝着热汤,忧心那些褚地难民。

“头儿!不好了”

从洞口传来一个焦急的声音。

是在洞外值守的那名尖哨。

他快步跑到火堆旁,也顾不得行什么军礼,便直接开口说道:

“头,我们被包围了!”

众人闻言,皆是表情一凝,第一个反应,便是抄起武器,准备应战。

谷令君脸色虽然也不是很好看,但倒也没像其他人那般紧张。

放下烤肉和汤碗,谷令君起身,安慰众人。

“大家莫要惊慌,咱们这个栖身之处,甚是隐蔽,蛮子想要发现,也不是那么容易。”

说完,将目投向哨兵,问道:“外面什么情况?”

“头儿,周围有大股蛮兵,正在搜山!”

哨兵说话之时,还有些心有余悸。

“人太多了,火把密密麻麻的,根本数不过来!”

也亏得哨兵机灵,提前一步撤回了山洞之内,再晚一步,他的哨位,就会被蛮子发现。

东夷蛮子在晚上大举搜山,肯定是在寻找自己这些人。

他们白天烧了蛮子大军的粮草辎重,人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打死他们也想不到,东夷大军,搜山只是为了找一个人。

当然,乌兰巴尔思,是被他谷令君所俘获,说搜山是为了找谷令君等人,也勉强可以说的过去。

“找些石块,先把通道堵住。”

“诺!”

谷令君沉吟片刻,对众人下达了命令。

众人领命,纷纷开始行动。

通道狭窄,蛮兵就算想要攻入这里,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同理,蛮子是进不来,可他们相出去,同样难如登天!

谷令君打算先用石块封堵通道,制造一种坍塌的假像,看看能否可以迷惑那些蛮兵。

虽然那些东夷蛮子,也不一定能够发现山洞的入口。

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不是。

多一手准备,就多一层保障。

当然,能够躲过蛮子的搜索最好。躲不过,也不打紧,那就死战到底。

入口通道狭窄,只能荣得下一人勉强通行,只要防守得当,蛮兵想要攻入山洞,也绝非易事。

好在,这山洞之中,最不缺的便是碎石。

十几个人立即开始着手收集碎石块,搬运至通道之中。

通道本就狭小,没用多长时间,靠近出口位置的通道,便被谷令君他们用石块封死。

谷令君他们,特地采用了胡乱堆积的方式,使整个人造石碓,看起来更像是自然坍塌而成。

待到通道被封堵完毕,众人便在通道之中一字长蛇阵的排开,仔细聆听着碎石那边的动静。

漆黑的甬道,伸手不见五指。

在这样的环境下,平时难以察觉的细微声响,也被无限放大。

谷令君此时,便可清晰的听到,周围军士们沉稳有力的呼吸声,以及甬道顶部,钟乳石上水滴砸落地面的滴答声。

人在躲避危险之时,总是会出现一种很矛盾的感觉。

躲在暗处的你,既不希望危险来临,又有一种想要露头一探究竟的冲动。

此时躲在乱石之后的谷令君等人,便是如此。

洞外的蛮兵散了吗?或是找到了洞口,还未来得及探索?

这种无声的等待,犹如钝刀子割肉,很疼,但不致命,却足以令人的意志力塌陷。

真就不如一刀毙命,来得痛痛快快!

等待之时,人就觉得时间会变慢。

往往感觉过了很久,却惊讶的发现,时间只是过去了那么一点点。

然后,无奈,再次继续等待,心情从而变得更差,周而复始,直至等待结束,或是直接放弃等待。

这便是此时,甬道之中的众人内心的真实写照。

他们甚至集体出现了一种,想要扒开碎石,出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良久之后

具体多久,谷令君他们没有计时工具,也不知道到底是多久。

只是当众人的腿脚,出现酸麻,开始不自觉活动身体之时。

碎石之外,仍旧没有传来任何异动。

黑暗中,依旧只有大家的呼吸声,水珠落地的滴答声。

当然,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些活动手脚之时,人类骨骼发出的咯吱声。

谷令君认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况且,大家一直处于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下,会严重影响战斗力。

最终,谷令君决定,两人一组轮流值守,其余人,先退回溶洞稍作休整之后,再行商议。

洞中的篝火再次被点燃。

火光映射在周围人的脸上,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如出一辙,凝重!

洞外,具体有多少人在搜山,大家不清楚。

但是根据当时洞外暗哨的表述来看,肯定是很多无疑。

他们这里只有十九人。

哪怕大家都是尖哨,甚至还有谷将军这个修行者坐镇。

但这又能怎样?

仅凭他们这么点人,怎么可能在大批蛮兵的围攻中,活着出山呢?

可能有人会说了,躲在洞里别出去啊,反正蛮子们也不可能一直这样搜下去,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找机会留下山就行。

这样想是没错,但谷令君这些人,是不会这么干的。

的确,这座溶洞目前还算安全。

可谁又能保证蛮兵们不会发现这里呢?

这座溶洞只有一条甬道,若一旦被蛮子发现,谷令君他们就是被堵在水缸里的王八,是断然没有生还的机会了。

所以,出去是肯定的。

只是,在大批蛮兵的围剿中,他们这些人,又有多少几率,可以逃出生天呢?

所有人都在沉默,没人愿意开口说话。

没错,在场之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卒,是千里挑一的突袭尖哨。

可抛开这些身份,他们首先都是人。

是人,就想活着。

都说英雄不畏生死,可谁又真的想去死呢?

所谓不惧死亡的英雄,那都是被逼入绝境之后的无奈之举。

但凡有一丝丝希望,谁又真的会想当英雄呢?

谷令君前世就是一名指挥员。这一世,他依旧是。

作为一名优秀的军官,不仅仅需要冷静的头脑,临危不惧的胆量,高超的作战能力。

更多的时候,如何安抚下属,给士兵们恰到好处的心理疏导,让他们能够始终保持一种积极向上的作战态度,同样更加重要。

“看你们一个个的拉拉个驴脸,我现在手里可没有草料喂你们!给本将军笑一个!”

周围的一众尖哨,闻言,开始下意识变换表情。

只是凝重的表情,在脸上挂了太久,再加上心情使然,哪里笑得出来?

可头儿发话了,又不能不笑。

一时间,一众尖哨开始纷纷调动面部肌肉,努力牵动嘴角,好列出一个笑脸出来。

然后,众人发现,坐在身旁的同袍,一脸的便秘相,实在是滑稽无比。

庄老六首先指着曹顺的那张脸,笑出了声来。

“曹顺,哈哈哈,你……你……哈哈哈哈……眼睛没了……哈哈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